当前位置:
提案工作之印象
发布日期:2017-09-18 浏览次数: 字体:[ ]

提案工作之印象

张秋明

我是在 1984 年春地市合并时,担任襄樊(阳)市政协副秘书长。历经了第七、八、九届三届政协;其间,先后兼任了办公室主任、提案委主任之职。若说提案工作,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

一、领导认识高屋建瓴

政协提案,闻名遐迩。业内人士,众所周知;即使政协以外人士,他虽不了解政协,但也知道政协有个“提案”。

现在,市政协的提案信誉度是相当高的。据了解,2015 年的十三届四次会议上,收到提案达 726 件,经审查立案还有 598 件,真是了不起!

但是,我 1984 年春才到市政协时,听到政协的老同志讲,提案工作尚处于一种“无序状态”。提案数量少,每次政协全会,只收到几十件提案;而办理提案,难度更大,让人啼笑皆非。据当时办理提案的梁宏应科长说:政协委员的提案,是我骑了自行车,给一家一家办案单位送的;同时,还要说好话,求人家办理提案;到了年终,要办案结果时,有的单位竟把办理提案的事忘了,有的甚至把提案原件也丢失了。

我们七、八、九三届政协的 4 位主席,是非常重视提案工作的。他们不仅亲自督办提案(如:胡久明主席亲自搞的“特案特办”、“急案急办”等措施,就是一例);而且他们在公众场合下,还特别强调过提案的重要性,说:“提案工作,是政协提纲挈领性的工作”;“提案工作搞好了,政协的工作,起码搞好了一半”。1998 年,省政协副主席杨斌庆来襄视察时,为我会题词:“民的重托,重于泰山”。这幅题词,至今还悬挂在提案委员会办公室,激励着大家的工作热情。

那时候,我掂量政协提案工作的分量,是相当重的;领导工作的重心,是有所侧重的。领导在指导思想上,把提案工作作为政协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在议事日程上,把提案工作作为主席会议、秘书长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在履行职能上,把提案工作作为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献计出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日常工作中,主席经常过问,并明确常务副主席魏元明主抓,一位副秘书长具体抓。那时,在市政协工作人员力量的配备上,提案委员会的人数是最多的,除了我之外,还有:刘正安、庚东超、郭凤英、黄云豹、靳勇等 5 人。

领导重视提案工作,我们自觉,自我加压:不仅认真办好当年的提案,还跟踪督办往年列入计划的提案,重新办理委员有意见、“不满意”的提案。特别是“解决回民殪地”一案,还是 1988 年列入计划办理的提案,尽管这份提案拖的时间很长,情况又很复杂,但我们考虑到这是涉及民族宗教政策落实的大问题,还是把它列入了 1995 年的跟踪督办计划。通过多方反复协商和襄阳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出马,做了大量工作,终于使这一拖了八年的“老、大、难提案”,得到了圆满解决。这真如老百姓所说:“上下一条心,黄土变成金。”

我们的工作,赢得了委员的赞许,掌声与锦旗源源不断。

二、工作进入“快车道”

政协工作的重点之一是提案;提案工作的重点是什么?是制度建设。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提案工作从提案提出——审查立案——

交办提案——督办、催办——意见反馈——(重办“不满意”提案)……是一项有序的监督过程,它涉及人多、面广,工作实、难度大,更需要一套完善的制度。我们知道:一件提案,就是一件事;几百件提案,就是几百件事。如果没有规矩,各行其是,我行我素,从小处讲,就不能保证提案质量、办案质量;从大处讲,我们还是处于一个“人治”阶段,靠领导的“开明”程度来办事。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1991 年 6 月 26 日襄樊市政协八届十次常委会议通过了关于《政协襄樊市委员会关于参加市政协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市政协专门委员会提案试行办法(草案)》;同时,襄樊市人民政府也相应出台了关于《襄樊市人民政府印发人民代表建议、政协委员提案办理工作规则的通知》。尽管这些制度尚不完善,但是在提案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方向上,迈出了新的一步,提案工作有了新的进展。

制度建设的目的,关键是要为“两个提高”(提高提案撰写质量;提高提案办理质量)提供保障。当时,提案工作状况并不乐观,主要表现是:一、撰写提案委员的面不大,有的委员任了一届,甚至没有写过一份提案;有的政协委员是胸中无数,到了全会上,应付“差事”,写的是“摸脑壳”提案;二、提案办理“回娘家”的现象屡屡出现;三、提案办理过程中,委员有意见、“不满意”率的提案还占一定比例;四、办理提案还有“死角”。如:党群战线的提案交不出去等问题。

怎么办?借“东风”;这个“东风”,就是中央文件。市政协提案委员会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等文件精神,针对存在的问题,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由提案委办公室负责同志庚东超起草了有关文件;这个文件,经提案委员会研究通过后,向分管提案工作的常务副主席魏元明汇报;再经对外沟通,多方协调,反复修改,最后形成了《提案工作条例》。

1995 年 1 月 6 日襄樊市政协九届四次常委会议通过了关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襄樊市委员会提案工作条例》。这个条例,全文 3528 字,共有“总则”、“提案委员会”、“提案的提出”、“提案的审查和处理”、“提案的办理”以及“附则”等 6 章 21 条。在《提案工作条例》中,提出了“三个明确”:一是在《条例》中,明确地提出了用中央精神,来规范提案、办案的行为。二是在《条例》中,明确地提出了对撰写提案、办理提案的要求。三是在《条例》中,明确地提出了提案委员会的工作职责及其方法。

襄樊市人民政府、中共襄樊市委办公室为了提高提案的办理质量,先后出台了两个文件。襄樊市人民政府于 1995 年 3 月 14 日以“襄政发〔1995〕 39 号”文件,发出了《关于印发办理人大代表建议、政协提案工作暂行规定的通知》。其规定较之以前,指导思想更为明确,提法更为科学,条款更为具体,操作更为方便。中共襄樊市委办公室于 1995 年 4 月 17 日以“襄办文〔1995〕9 号”文件,印发《关于认真做好市政协提案办理工作的通知》。由党委发文,办理提案,这种作法在当时的全省是第一家,在全国也少见。随后,绝大多数承办单位,根据市委、市政府的文件精神,建立、健全了相应的工作程序、规章制度,做到办理提案“定领导、定人员、定质量、定时间”的“四定”制度。这样,致使提案从提到办,从上到下,纳入了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克服了提案工作中的盲目性、随意性。

我们的作法,得到了省政协领导的肯定,受到了省政协领导的表扬。

三、提案委任重道远

提案委员会在政协中的地位与作用如何?原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副主席费孝通早有论述;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亲自办理提案,早已成为佳话,广为流传,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但是,到了地方上,则是“五花八门”,甚至有的领导认为提案委员会是个一收二发的“收发室”……

我们知道,提案工作的基本属性是统战性、政策性。我们做好提案工作,就是在做疏通民主渠道的工作;搞民主政治建设,就是在做党的群众工作,做统战工作,做政治工作。

提案委员会应该是委员参政议政,发挥政协职能作用的一个重要桥梁和枢纽;它在“两个提高”中,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地位、作用。因为这个机构,既熟悉政协委员,也熟悉机关工作,是重要的中间环节。它,确实有大量的收收发发、立卷归档的事务性工作;但更多的是做群众工作、统战工作与政治工作。

实际上,提案工作光靠坐办公室是搞不好的;必须深入下去,进行广泛联系,做好上下、左右工作,理顺方方面面的关系,才能把这项工作做好。如:第九届政协提案委员会,5 年期间,我们共收到委员对办理工作有意见、“不满意”的提案 39 件;对此,我们始终抱着“一手托两家”的精神,走出去,走下去,在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弄清情况的基础上,按照政策、条例,都作了妥善处理。特别是遇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执一词的提案,我们则是请“提”、“办”双方一起共同视察,一起商讨,协调解决问题。再如:我们推广的、行之有效的“开门办案”方法,都是党的群众路线、群众工作在提案办理中的具体体现。仅从这点看,提案委员会的工作量,可见一斑。

再则,我们往深处探讨——提案委员会在政协中的地位、作用如何?我认为:它是只“领头羊”。我们过去尝试过:为了提高提案质量,就要委员知情,我们曾与学习委员会主任王惠华商议,联合举办了一个关于《如何提高提案质量的研讨会》,结果是达到了双赢的目的。我们可以据此推理:在提案中,有很多是涉及经济方面的内容,提案委与经技委是否可以联合,做些文章呢?这是一举两得,是事半功倍的事;也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工作方法,我们何不妨一试!

我认为:提案委员会的工作,大有可为;提案委员会的潜力,值得探讨。总之,提案工作与办案工作,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提案工作做好了,委员就有成就感,撰写提案的积极性就高。那时,在委员中,曾出现过很多撰写提案多、质量高的委员;被称之为“提案大王”的李翼鹏,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他们为促进襄阳经济社会的发展,为促进襄阳民主政治的建设,为襄阳市人民作出了贡献,理所当然,受到了中共襄阳市委、市人民政府及市人民政协的联合表彰。

从此,市政协的提案工作,开始走上了一个良性循环发展的“快车道”。

(作者系襄樊市第八、九届政协委员,曾任襄樊市政协副秘书长)

版权所有:政协襄阳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