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福建:专题协商助力科学决策
发布日期:2017-11-03 浏览次数: 字体:[ ]

6月2日发布的福建省环境状况通报显示,2016年全省环境质量持续保持全国领先,其中水质方面,全部12条主要河流水质为优,Ⅰ—Ⅲ类优良水质比例96.5%,同比提高3.2个百分点。

  “作为福建政协人,我们对此深感振奋,也很是欣慰。”省政协人资环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李榕光表示。他介绍,福建政协对生态建设始终十分重视,去年5月召开的“加强小流域水质监测与治理”专题协商会,直接促成了《福建省小流域及农村水环境整治计划(2016—2020)》《福建省2016年小流域农业面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等文件的出台,以及整治小流域污染“清水蓝天”专项行动的实施。

  专题协商,这一政协协商的重要形式,业已成为近年来福建省政协履职的最大亮点。按照“参政履职要与发展大局靠得更紧更实、协商民主要和人民群众贴得更亲更近”的理念,省政协每年围绕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组织4场常委会专题协商,精心选题、扎实调研、广纳群言,积极为党委政府提供决策参考,在促进新福建建设和推动政协事业发展中彰显着重要作用。

  议题,围绕党政大局精选

  专题协商,协商什么?

  “主要选择那些党委在谋但尚待深入,政府想干但一时还难以推动,群众期盼、社会关注,对全局可以直接起作用的关键问题作为协商议题。”省政协主席张昌平明确提出。

  厦门、泉州、漳州是福建省内建设基础较好、发展优势突出的三个毗邻地区,但各自发展又存在局限和短板。面对实施赶超战略的时代要求和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现实需要,对三地实施要素整合、协同发展,以更好地发挥优势、消弓耳不足,进而带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无疑是既谋远虑又解近忧之举。同时,作为事关全省改革发展的重大创新举措,三地协同发展的许多问题尚待进一步探索,此时政协组织出面探讨也更为稳妥。为此,省政协将“推进厦漳泉城市一体化”作为常委会专题协商议题,组织社会各界进行认真协商交流,取得广泛共识。

  这一选题及协商得到省委、省政府的充分肯定。省委书记尤权称赞议题选得准、谋得实,委员把问题说到点子上,意见提到要害处,特别是涉及三地实际利益难以协调的问题上,说出了厅局想说不便说的意见。省政府将政协协商建议案印送厦漳泉党政主要负责人,并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充分吸收政协协商成果,形成了《厦漳泉大都市同城化发展总体规划》。现在,该规划已转为实际行动,三地基础设施衔接、生产要素整合、产业布局分工明显加快。

  为选好题,省政协每年运用发 文、座谈、上门征求意见和从提案、社情民意信息中搜集等举措,广泛征集各党派团体、委员小组和各族各界人士的意见建议,并积极协调省直有关部门。在此基础上,经主席会议审议,向省委汇报。议题经省委常委会确定后,通过省内主要媒体向社会公布。

  政协“走心”,使得党委、政府更关心。省委主要领导每年为省政协专题协商会点题,先后提议将“减轻基层组织负担”“推进港口功能整合”“扶持龙头企业科技创新”等列为协商议题。省委书记、省长分别参加专题协商会,与政协常委(委员)及社会各界人士交流互动。

  调研,务求与客观事实更近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政协建言献策发挥作用,不是靠说了算,而是靠说得对,还要避免“只是一些零碎的想法、一般的观感、笼统的表态”。这就要求政协调研要深入,充分掌握、深刻反映客观实际。福建省政协为此“煞费苦心”,从去年的“加强小流域水质监测与治理”专题协商调研可见一斑——

  首先,按照“专业人干专业事”的理念,特别邀请熟悉水污染防治、了解水污染现状的8名省内专家学者、环保组织人员参加课题调研组;为每位课题组人员配发国家、省有关水污染防治的文件汇编手册。

  其次,真正到基层一线“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为防止“被安排”看“盆景”,临时确定调研线路,直接与河边群众沟通交流,直接从实践中获取农村生活污水、生猪养殖污染是造成小流域水质下降主要原因的讯息。三明、南平等地的基层同志至今还在念叨,“省政协调研不走‘寻常路’,他们自己设置调研路线”。

  在充分掌握“第一手”情况的基础上,现场召开座谈会,采取课题组“问”,市县领导、乡村干部、养殖户代表等基层同志“答”的形式进行交流互动,深入探寻水污染解决之道。

  “要紧紧抓住‘责任’这个‘牛鼻子’,切实强化属地党委政府特别是党政主要领导责任,使其坐不住、等不起、慢不得。”“开展全省小流域水质监测普查,在此基础上进行针对性的分类整治。”来自座谈会上的这些建议,后来被《福建省小流域及农村水环境整治计划(2016—2020年)》充分采纳。

  正所谓入深水者见蛟龙。深入调研基础上形成的调研报告,政府有关部门评价,“没想到,许多情况是第一次反映出来”“提出的改进意见很有借鉴意义,许多拿过来就能用”。

  为博采众长,宽领域、多视角反映客观实际,福建政协人既躬身实际调研,又善借“外力”助阵。开展“推进港口功能整合”专题协商时,专门请境内外专家学者提供有关高雄、深圳、宁波等相邻港区未来规划、货源腹地分布、集疏运配套设施等最新研究成果,就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整合区域物流资源、海铁空陆联运等,听取意见建议。

  “拿来”的信息令人“大开眼界”“很受启发”,有的直接转化为政协建议报送给省委、省政府。

  过程,愈加体现民主精髓

  “面对省委书记,搬迁群众争说心里话”“福建搬迁群众与省委书记面对面谈想法、说困难、提建议”……去年4月14日,中央及福建省内有关媒体竞相报道省委书记尤权13日参加省政协“加大造福工程搬迁脱贫力度”专题协商会,与搬迁户代表协商交流的新闻。

  造福搬迁工程,是八闽人为摆脱恶劣自然环境的制约和束缚,运用搬迁的办法改善生产生活条件的民心工程,已实施了20多年,成效斐然。在实施精准扶贫的大背景下,如何完善造福工程举措,更好地为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新福建服务?省政协召开常委会专题协商,并专门邀请全省23个扶贫开发重点县的搬迁户代表参加。省内最基层干部群众与省委书记“零距离”交流互动,在福建政协历史上是首次,因而媒体格外关注。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对政策规定的利弊得失和落实情况,基层群众最有发言权。省政协每次专题协商会,在商请省委、省政府领导及省直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同时,专门邀请搬迁户、河段长、养殖户等基层代表参会。

  请进了门,如何建言?面对200多人出席、有省领导参加的会议,基层代表“怯场”,不敢发言怎么办?

  “哪怕讲一句也行”“把最想讲的话、最想反映的问题说出来”,主持会议的张昌平主席总是循循善诱,常常“无视”其他同志“抢话筒”,或留出专门时间,或“点将”请基层代表发言。

  为鼓励与会者畅所欲言,省政协坚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并多端发力——将协商会场的座位方式由过去的领导在台上、委员在台下,改为大家围桌而坐;在预约发言的基础上,增加即席发言、自由发言环节,每次协商有近四分之一与会者参与建言;协调省直有关部门现场回应委员呼声,并及时制止照本宣科的走过场现象,提高回应的针对性、有效性;以政协建议案形式,向省委、省政府报送专题协商会成果,及时跟踪成效转化情况。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实质就是实现和推进公民的有序政治参与。体现民主要义的协商建言,为党政科学民主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发挥了积极作用:

  打造文化与生态相融合的大武夷旅游圈专题协商,推动形成了闽浙赣皖协同建设“最美高铁风光带”的发展共识,并被列为国家“十三五”旅游规划;

  加大造福工程搬迁脱贫力度专题协商,许多建言直接转化为省政府加快推进造福工程搬迁的九条措施;

  推动高等职业教育专题协商,促成省直15个部门建立了联席会议制度;

  6月21召开的省政协“推进我省交通物流融合发展”专题协商会,形成的建议案省长批示“针对性、可行性强”,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尽快研究落实……

  民主激发活力,协商汇聚众智。政协专题协商,必将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政协事业建设上发挥更大作用。

分享到:
版权所有:政协襄阳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