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悯农扶病惠民生——市政协促进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发展回眸
发布日期:2017-10-30 浏览次数: 字体:[ ]

马言军

合作医疗制度,已是当今覆盖全国广大农村人口的医疗保障制度,是保障农民健康,保护农民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重要惠民措施。然而,这一制度的诞生、发展和稳定,经过坎坎坷坷的曲折过程。长期以来,市政协重视、支持、促进合作医疗制度的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和积极的贡献。

我市的农村合作医疗经历了“三起两落”的发展过程。20 世纪 60 年代末至 70 年代初,在农村集体经济的支撑下,合作医疗制度较普遍地建立和发展起来。80 年代初实行“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合作医疗“全面解散”。 80 年代初,部分地区恢复合作医疗,但很脆弱,后来在“清理农民负担”中,被列入“清理对象”而消沉。2003 年,国家把合作医疗明确列为农民医疗保障制度,在全国由点到面大力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目前已达到农村“全覆盖”的目标。

市政协围绕农村、农业、农民问题,进行了连续不断的调研,几乎每次都涉及农民的健康保障、疾病防治,以及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这些跑田埂、接地气的调研,直接为农民医疗保障把脉问诊,贴近“三农”的实际,坚定地呼吁、支持合作医疗制度的建立和发展。记得在我担任市卫生局主要负责人期间,时任市政协主席姚祥栋曾经语重心长地嘱咐我,一定要把农村合作医疗办起来,不然农民看不起病、吃不起药,出现因病致贫和返贫的问题很难解决。但当时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正被视为“增加农民负担”,列入清理范围,处于一片冷落的低潮时期。市政协委员在对老河口等地调研后,明确支持办合作医疗,呼吁“不能把合作医疗当做农民负担而否定”。在我当政协委员的几年里,也参加过多次对农村合作医疗的调研,政协委员们针对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推行中的困难和问题,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我市谷城、老河口,被纳入湖北省第一批的八个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县市之列,2003 年 7 月全面启动运行。我参与了市政协组织的对试点地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专项调研活动。通过调查研究我们了解到,合作医疗是中国特色的农民医疗保障制度,深深扎根于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土壤中。这一制度的成败关键,是能否顺应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变革的形势,在筹资、管理、服务三个重点环节上,采取切合实际、积极有效的措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筹资由政府统一标准、统筹支付,管理由政府设立专门组织、专项管理,解决了大量的矛盾和困难,保证了正常运行。但在医疗服务上,还有一些不能满足群众需求的问题。同时,我们发现一些好经验,如谷城冷集镇卫生院,把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理念和方法引入合作医疗服务,实行“乡村一体化管理”,把公共卫生与医疗服务相结合,群众普遍受益,深受农民欢迎。我们及时总结、肯定和推广这种合作医疗与社区卫生服务相结合的模式:把对农民的“医疗服务”扩大到“健康服务”,实行在病前开展体检,建立健康档案,实施健康管理;组织巡回医疗组,深入田间地头、农民家庭就近服务;实行双向转诊制度,全程、全方位服务等措施,大大提高了服务的科学、可及、便利、高效的程度。个别地区盲目“卖卫生院”,基层合作医疗的服务机构严重受措,农民健康服务被削弱,省里对这一地区无信心,迟迟不批准举办合作医疗。市政协组织专题调研,从贯彻人民健康利益至上理念出发,从解决实际问题入手,提出意见和建议,协助地方上下做工作,争取新型合作医疗落户。在全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普遍建立以后,市政协又在关于农村卫生方面的提案和深入调研中,就乡镇卫生院建设、“乡村一体化”管理、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农村卫生投入等问题进行建言献策,从宏观理念到微观措施,都提出了有益的意见和建议,对巩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管理服务基础,提高和稳定合作医疗,发挥了积极作用。

我与合作医疗有不解之缘,可以说是合作医疗发展的实践者和见证人。70 年代初,我在老家当“赤脚医生”时办过合作医疗。80 年代中期,我在市政府文教科工作时,曾在谷城冷集公社李洲大队调查合作医疗,写出的调查报告还被省政府办《通讯》转发。在国家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时,我参与了全过程的实践,后来又被省卫生厅聘为湖北省合作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全省专项督查活动。所以我对市政协在推动合作医疗制度的远视、决心和一贯的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及时建言献策,所做出的工作成效深为感动。我对党和国家关心民生,强力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发自心底地振臂欢呼。在我市谷城、老河口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启动时,我抑制不住激动心情,曾写过几句感怀之言:“泱泱九亿种田人,牵挂中央政府心。善款国银疗疾病,互帮共济抚疴贫。先行试点慎开启,制度新型广惠民。自古耕桑谁悯苦,农村医保梦成真。”

( 作者系襄阳市第十一、十二届政协委员、常委,曾任市卫生局党委书记、局长 )

版权所有:政协襄阳市委员会